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章 寄生物

“嘭嘭嘭~”

陡峭的山坡上,翻滚的车灯就跟跑马灯一样在360度轮转着。

轰轰隆隆的声音由上至下迁延了四五十米。

最终,在一阵震耳的闷响中,两辆车一前一后都撞到了一面长满青苔的花岗岩山壁上。

五菱宏光车头崩碎,整个车身几乎散架。车内的东西被震飞出来,零零散散落得满地都是。

斯柯达也好不到哪里去,车身撞在石壁尖锐处几乎被折成两段,四方玻璃尽碎,开车的两人身上一片血污。

“啪~”

忽然,五菱宏光碎烂的车身里,一根粗壮的手臂缓缓地推开了变形的车门。

一个同样满身血污的身影摇摇晃晃地扶着车门艰涩地走了下来,他扶着自己的额头,刚才撞车的震荡让他几乎要当场被震昏过去,但强韧的毅力还是让他坚持了下来,扶着车子一步一步往滚落在地上的保温箱挪了过去。

刚才车身一路翻滚太剧烈了,保温箱飞出车子坠落在地上,已经摔得四分五裂。

那被他小心翼翼放在保温箱里的实验活物,此时也一个都不见了。

男子见状有点慌了,擦了擦被血液刺激到的眼睛,打开手电在地上慌忙地寻找起来。

所幸,箱子破烂,那几个独立的生化盒子却没落得太远。

在被他一一找过来后,忽发现2号生化盒子里,那只实验活体已一动不动,生命特征十分微弱。

1号生化盒子里,实验活体虽还在蠕动,但活跃度已降低了一大半。情况不容乐观。

至于3号盒子,检查之下,竟发现盒子上破了个洞,实验活体早已不知被甩飞到哪里去了。

“该死!”

这么漆黑的环境,根本没法寻找。

男子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当听到斯柯达的副驾驶门似乎有点吱吱作响,他也不敢再多留了,将地上的实验盒子一股脑全抱到怀里,然后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走。

“啪嗒!”

斯柯达副驾驶的门响了几下之后,忽然脱落了下去。坐在副驾驶上的侯乐满身的玻璃碎渣,整个人早就没了意识。

而驾驶位上的凌纪,嘴角淌着血,整张脸全埋在安全气囊里。其背脊上插着一片尖锐的碎玻璃,深入皮肉,此时的他,四肢抽搐着一颤一颤的。

身上穿的T恤早已被鲜血染得通红,却在背上的血液淤积处,不知何时竟吸附着一条如水蛭一般身上有着螺旋花纹的东西。

它,似乎是活的,时不时会缓缓蠕动一下。

一开始的它动作很慢,在接触到血液几分钟之后,那种蠕动的速度才一点点的加快了起来。

同时,在血液的浸泡里,它的个头也在变大,在它壮大到有人的小拇指粗细的时候,就开始了一伸一缩的直线爬行。

——一寸一寸地往上爬,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吸引着。

当它爬到了凌纪琵琶骨处的时候,动作停了下来,顿了两三秒,之后,突然的它就照着那被玻璃切开的伤口拧头钻了进去。

……

北仑山脚。

一条黑影慌不择路地从树林间晃晃悠悠连滚带爬跑了下来,却是刚到公路边,就见一辆16轮的货车朝这开来,途径他身边的时候,这车突然停下。

“上车!”

司机喊了一声,车舱也嗡地一声打开了一扇电子门,放下了一条自动阶梯。

黑影怀里揣着东西,往道路两边看了看,匆匆地就跑上了车。

刚上去,他就轻车熟路的将手中的东西转移到一个新的保温箱里去。

“你怎么弄成了这样?”

在这车厢里,早有一个短裙黑丝的女人双腿交叉地坐在真皮椅子上,见到男子的狼狈模样,不由问道。

男子喘着粗气,不想细说,只道:“赶紧走,刚才在路上遇到了靖安局的人,他们估计马上就要追来了。”

“靖安局的人?”女人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然后往保温箱看了一眼,见男子正在用注射器给2号活体注射活性激素,就问他:“你这是做什么?这么快就要注射活性激素了吗?”

“没办法了,再不注射,它死定了。”

黑丝女人站了起来,靠近了几步,忽然又道:“怎么只剩两个了?3号活体呢?”

男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面色很平静:“弄丢了。”

“弄丢了?”女人柳眉一皱,严厉地质问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弄丢了?”

“你给我闭嘴,你行你上啊?”

男子情绪本就激动,想起刚才死里还生,自己受伤不轻没被慰问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被这个靠身体上位的女人一通责备。

“我刚刚差点就被靖安局的人给拦截了,我能带着1号2号顺利逃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还要我怎样?你自己也睁大眼睛看清楚,这3个东西本来就不好养,连2号现在都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3号比起2号,要更加孱弱,就算找到,肯定也是死了,有意义吗?”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激动,但手上的动作却很平稳,话说完的时候,活性激素也注射完毕了。

却还没等到他将手里的注射器放下,就听到那生命检测仪上,突然传来滴滴滴地的声音。

两人顺着声音指示灯一看,只见2号活体在接受注射之后忽然剧烈地翻滚了起来,其后不到10秒钟,它就突然身体抽搐,一伸一蹬两个来回后就再也不动了。

之后,2号仓的指示灯就由黄灯变成了红灯——这表示生命特征已消失,2号活体已死亡。

“怎么会这样?”黑丝女人一脸不解:“明明注射了活性激素了,它为何没活下来反而还死了?”

与此同时,生命检测仪上忽然又有一个灯变色了——1号活体,之前刚出实验室的时候亮的是绿灯,那是【良】的状态,而现在,也变成了黄灯了——是【弱】的状态了。

男子啪地一声就将注射器拍在桌子上,懊恼道:“我早就说过,这东西跟我们以往养的寄生体不一样,连活性激素对它们都没用,在不了解它们本来生活习性的情况下,想养活它们几乎是不可能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