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0中文>都市言情>青春之歌> 第二十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章(2 / 2)

当崔秀‘玉’为拯救她生长的故乡,拯救她的第二个祖国参加东北义勇军去的时候,她也曾希望她所爱的许宁和她一同去。但是许宁却想,还有两年大学就毕业了,而且母亲,还有——这是他心底的、没有和任何人说过的话:他不是东北人,比起江苏——他的故乡,东北那个地方是多么生疏而荒漠呵!再加上白莉苹的他妈的,……结果崔秀‘玉’和其他勇敢的战士一同走了,剩下他留在大学校里,伴着母亲。后来白‘色’恐怖一严重,他甚至连许多活动也不敢参加了。这次察北抗日同盟军轰轰烈烈地和敌人战斗起来,他在卢嘉川和罗大方的鼓舞下,也曾为了赎回过去的错误,竭力动员母亲让他去参加,但是谈了几次,母亲都不许可,他自己就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因此许多同学处在参军的热‘潮’中,他却痛苦着、犹豫着。终于,温暖、安逸的生活还是把他留住了。虽然他决定不去的时候,从北海小山上跑下来,双‘腿’不禁簌簌地颤抖,眼里满含着羞愧的泪珠。

为了躲避国民党的注意和他妈的,参战同学是在西直‘门’外的清华园车站搭车北去的。许宁想送他们,但是因为害羞,他走到西直‘门’又返了回来。他在宿舍的‘床’上躺了一天,傍晚,因为记挂着母亲,他又无‘精’打采地走回家去。到家,掀开竹帘一看,母亲正跪在神像前,喃喃祷告着:“菩萨!大慈大悲的观世音!保佑、保佑我那孩子平平安安,不要离开——永远不要离开家。保佑他回心转意,像小时候一样时时刻刻不离开娘……”

许宁噗哧一声笑了。母亲吓了一跳。一回头看见儿子站在‘门’口,像天上掉下个宝贝来,她急忙站起身一把拉住儿子,狂喜地喃喃道:“孩子,孩子,你没有走哇?好!好!菩萨保佑,谢谢菩萨!”她又立刻转过身,跪倒在神像前,“大慈大悲的观世音!弟子吃斋念佛,谢你老人家保佑了我的儿子……”

许宁苦笑着说:“妈,你不要瞎捣鬼了。什么神!是我自己不去的……‘弄’点饭吃吧,我饿了。”

母亲受了儿子的奚落,还是很高兴。她忙给儿子‘弄’了几样好菜,一边做饭,一边还不住偷眼望望躺在‘床’上的儿子,生怕宝贝飞走了。

吃着饭,她忽然问儿子:“你那些走了的同学都没有家吗?”

“怎么没有!谁也不是石头缝里迸出来的。”

“那么,他们的妈妈就舍得叫他们走?……奇怪!”母亲端着饭碗停止了吃,双眼愁闷地望着儿子。

“谁全像你这样!”许宁愤慨地瞪着母亲,“她们都明白爱国的道理,都想做一个真正的母亲。……敌人打来了,什么儿子、家,还不是一齐完蛋!”

母亲不再出声,摇摇头叹口气,就去洗碗了。许宁吃过饭,看了一阵书,没有再理母亲就闷闷地睡了觉。睡到半夜,一阵唧唧喃喃的声音把他吵醒了。他侧耳细听,原来母亲又在神像前祷告着:“菩萨呀,大慈大悲的观世音!保佑——保佑那些去打东洋人的青年人全平安——平安无事,结结实实,早点回来。……菩萨呀,不要见怪!我,我,我实在舍不得儿子呀……”

许宁暗笑起来:“原来她也如此呀!”他刚想和妈妈打个招呼,猛然一阵‘激’烈的打‘门’声,把许宁和母亲全吓怔了。顷刻间,一大群军警照直闯进了他们的屋子。立时满屋全是凶狠狠的带着盒枪、大枪的宪兵和警察。母亲吓得紧拉住儿子的衣袖,许宁也愣愣地站在‘门’边。一个戴着礼帽的便衣胖子,问许宁:“你是许宁吗?”

“嗯。”许宁按捺住自己的惊慌,点点头。

母亲更加紧紧地拉住儿子的胳膊,吓昏了。

警察宪兵们开始‘乱’翻起来。翻箱倒柜地闹了半天,什么东西也没有翻到。一个宪兵向便衣胖子摇摇头,用眼睛在请示怎么办。便衣胖子‘露’着金牙,冷笑一声:“没有吗?我来翻!”

那个家伙刚在‘抽’屉里翻了一下,立刻翻出了一本《北方红旗》[当时北方党组织的刊物——原注],高兴地大喊道:“这不是吗?确确实实的他妈的分子!”

为了捉到一个他妈的党员可以得到五百块钱的赏金,特务们卑劣地用自己带来的文件安了赃。

“有证据,他妈的真正的他妈的党!”特务们恬不知耻地又喊了一声。

“带走!带走!”

母亲看见带枪的家伙捉住儿子的胳膊要带他走,她撕裂心肺样地哭着、嚎着,扯住儿子的胳膊不放他走:“为什么带他走?……他,他犯了什么罪呀?”母亲把头向特务身上撞击着,好像疯子一般拚着命。正在这纷‘乱’紧张的一霎间,一个念头冷酷地钻入许宁的脑子里:“今天、如果今天坚决地和他们一起走了,还会有这样的事吗?……”

恼恨自己怯懦的感情,使许宁勇敢起来,在母亲和宪兵互相争夺他的纠缠中,他猛然用力挣脱了母亲的手臂,并且向母亲厉声喊道:“妈妈,放手!我和你都应当懊悔的!”

不管母亲的悲哭,他昂然地立在地上,由宪兵给他带上了沉重的手铐。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