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0中文>都市言情>青春之歌> 第二十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章(1 / 2)

第二十章

深夜里,许宁和罗大方还在沿着北大‘操’场的墙边慢慢蹓跶着。罗大方把健壮的胳膊搭在许宁的肩膀上,他们边谈边走。月‘色’清明,照出了许宁漂亮面孔上的兴奋颜‘色’。罗大方呢,平日诙谐的玩笑态度此时半点儿也没有了,他好像个敦厚的大哥哥,在耐心地说服淘气的不听话的小弟弟。夏天的夜里,‘操’场上三三两两漫步着的情人和朋友全消散了,他们俩还在不知疲倦地谈着。

“老罗,你放心,我一定要说服妈妈和你一同去。我明白一个人应当怎样正确地安排他的生活。……”

“对!小许,我相信你会这样去做。……不知你怎么样?我要是一想到那火热的战斗生活,心里就恨不得一下子飞到塞外去——‘好男儿当马革裹尸还’。我想就是这个时候了。”

罗大方望望空旷寂寥的大‘操’场,高大的红楼像一扇巨大的屏风矗立在夜幕中,他的心头‘激’跃着昂奋的热情,忍不住用他的大手用力地握住了许宁的手。

许宁也被他这种他妈的感染了。他凝视着罗大方那张宽阔而又异常慈祥的大脸,忽然觉得这个人是这样的高大、这样的雄伟,在黑夜中,他的浑身好像发着绚烂的光。……他想到他在南下他妈的时孝陵卫中的一夜,想到他平时在学校里不知疲倦的工作情形,想到他对待自己舒适的资产阶级家庭生活视若敝屣的决然态度,尤其想到他对一个夺去自己爱人的人竟能视若兄弟毫不妒忌的宏大‘胸’怀,许宁此时的心里又是敬慕又是惭愧。他看着他,半天才‘激’动地小声说:“我要去说服妈妈——我感‘激’你,老罗。……”

“亲爱的朋友,咱们要是能够并肩战斗,那该是多么幸福呵!”

罗大方的这句话,说得这样自然、这样亲切,竟使得许宁长久地不能忘掉它。

和罗大方分别以后,许宁确实是在想尽了方法去说服妈妈,同时也想尽方法说服他自己。但是妈妈从年轻就守寡,只有他这一条“**”,想说服她允许儿子去打仗那是很困难的。所以,到察北参战的同学第二天就要动身了,可是他还没有最后决定去,还是不去。

傍晚,他走回家去看妈妈。

他的神情沮丧不安。最后一次——他必须再和母亲作最后一次的‘交’涉。

母亲正坐在小凳上懒懒地缝着袜底。一见儿子回来了,还没等他张嘴,她就捏着袜底诉起苦来。‘花’白的头发在头上轻轻颤动,捏着针线的手也在哆嗦:“孩子,你又来跟我商量走吗?唉,我这苦命的老婆子为什么还不死呀?——你三岁就死了爹,只留下你这么一条根。为了你,我才活在这人世上守着你整整二十三年。……屎一把‘尿’一把,好容易把你带大。现在,你要远远的走了?那不行!”许老太太的眼泪滴滴答答地流着,刚要拿衣襟擦擦,生怕许宁打断她的话,就又急忙说下来,“看你现在是个又高又大的小伙子,小的时候,你可多病多灾,妈为你一个月总有二十多夜不能睡觉。菩萨面前,磕了多少头,烧了多少香……那一回你病得快死了,眼看不成了,我也不愿再活了,吞了鸦片烟……”

许宁实在耐不住了,把手一挥,打断了母亲没完没了的唠叨:“妈,你这些话我听了总有百八十遍了。耳朵满满的,再也塞不进去啦。你为什么总说这些?我,我并没有忘掉你的好处。……妈,说实在的,现在咱们国家这么危急,我一个青年人怎么忍心这样待下去?……妈,我去参加不会有危险的。去的同学多极了,他们来信都说很好……”

许老太太急了,顾不得再擦眼泪,就抢过儿子的话:“孩子,你不用再说什么啦,反正我不能叫你去!……你……你如果真走……走,我,我就不活……活……”她突然扬起头盯着儿子哀伤地嚷道,“中国人多得很,哪就缺你一个人!”

说到这里,许宁看着没法再说下去了,就赌气跳起来奔向‘门’外。走出去两步,他又回过身来,看着还在啜泣的母亲悻悻地说:“妈,不用哭啦!我不去还不行吗?——哼,如果我一定去,你也没办法。真糟糕,为什么我总要同你商量呢?……”

他一个人跑到北海的土山上,徜徉了一个晚上。夏夜,带着热气的暖风吹着山上的松树,发出沙沙的令人烦躁的声响。

这里游人是稀少的,他茫然地望着繁密的星群缀在灰‘蒙’‘蒙’的仿佛带着雾气的天幕上。一个年轻的纤细的影子在他眼前闪动着——她现在在长白山上?还是在黑龙江的大森林里?……

崔秀‘玉’——他曾经努力想忘掉的‘女’孩子,这几天却是这般强烈地占据了他的心,使他惭愧,也使他痛苦。

她一定忘掉了我——忘掉了我这怯懦者。……他用力按住自己的太阳‘穴’,罗大方的声音同时在他耳边响起来:“亲爱的朋友,咱们要是能够并肩战斗,那该是多么幸福呵!”他感到燥热,把衣服扯开,双手抱住头,久久地坐在一块冰冷的石块上。

许宁的父亲是个小官吏,年轻时就死了。许宁的母亲守着寡,依靠丈夫留下的薄产,把儿子抚养到上了大学。许宁从小生活在小资产阶级的温暖、舒适的家庭里,母亲过多的抚爱软化了他的灵魂。因此,虽然他的外形看起来是健康、漂亮的,自从接近了他妈的理论、接近了卢嘉川他们,他也热情地倾向了他妈的,并且热情地参加过一些活动。但是一到紧要关头,一到真的要牺牲些什么而去开辟新的道路时,他就变成像一棵经不起巨风的美丽的小树,衰弱无力地颓倒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