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0中文>都市言情>青春之歌> 第十八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午,林道静在火炉上蒸上了馒头,就拿着一本《辩证法教程》坐在窗前的椅子上读起来。但是当她的眼睛看到了书里夹着的一块小小的红布片,书就读不下去了。她只好放下书本,拿起这鲜红的小布片把玩起来。她像欣赏心爱的宝物,脸上含着笑,嘴里轻轻自语着:“呵,‘五一’,你又过去啦!”

在“五一”这个伟大的纪念日那天,她又被卢嘉川招呼着去参加了*。开始,她和几个临时集合在一起的人隐藏在天桥附近的小胡同里,卢嘉川先来‘交’给他们一卷传单,检查他们是否带来了小旗和石灰粉,当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他立刻转身走开了。剩下他们在小胡同里又串游了一会。当负责联络的‘交’通员走来告诉他们即刻到天桥大马路上去集合时,一阵风似的,他们从小胡同里窜了出来;同时,别的小胡同里也窜出了许多人。于是人群迅急汇合成了昂奋的队伍。

道静总想靠近卢嘉川,靠近他就觉得安心,好像有保障似的。

可是他特别忙,一转眼他又跑到前面去了。她正在人群中拥挤着前进,突然一面红‘色’的大旗灿烂地招展在空中,好像‘阴’霾中升起了鲜红的太阳。她仰头望见大旗上面的黑字:

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

她的心忍不住怦怦地‘乱’跳了。热烈地高喊着的口号,向空中抛撒着的传单,挥舞着的拳头,和无数迎风飘动的红旗,这一切使大地好像突然震动起来了……可是,这种情况不过持续几分钟,接着又是尖厉的警笛,又是飞奔的摩托,又是砰砰的枪声,全副武装的军警又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

……

道静捏住小布片蹙起眉头。卢嘉川英俊的面孔,这时又清楚地显现在她的眼前。军警冲散了人群,捕捉着人们,他是负责保卫扛大旗的同志的,当大旗被折断,打大旗的同志即将被捉走时,他突然跳上去狠狠地给了那个刽子手一拳,同时把石灰粉奋力一撒,在硝烟弥漫中扛大旗的同志趁机跑走了,几个军警就转身追起他来。林道静是跟着他跑的――他曾挥手叫她走开,但是她不。她飞跑着,朝他跑的方向跑。他刚要跑进一个小胡同里,一个穿灰衣的宪兵向他头上连着‘射’了两枪,并且眼看就追上了他。他猛地回过身来又把一个小包用力向外一抖,空中立时弥漫起一阵呛人的白烟。石灰粉发挥了它奇妙的效果,趁着军警们睁不开眼睛的一霎间他逃跑了。道静学习了他的办法,那包石灰粉也救了她,她也逃脱了。最后她按照事先的约定,在陶然亭那儿又遇见了他,他挽着她的手臂,好像一对爱人似的,但他们只说了几句话就迅速分开了。当他们一起走着的时候,她看见他的口袋缝里还夹着一片撕碎的红旗,她就拿了过来,留作这个伟大日子的珍贵纪念品。

“呵,他是多么勇敢、多么能干呵!”一想到卢嘉川在“三一八”和“五一”这两个日子里的许多表现,她心里油然生出一种钦佩、爱慕、甚至比这些还更复杂的情感。她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只是更加渴望和他见面,也更加希望从他那儿汲取更多的东西。

午后,余永泽上课去了,她见白莉苹在家,就到她屋里去闲坐。

“小林,昨天‘五一’你去参加他妈的啦?”白莉苹挤挤眼皮顽皮地一笑。

“去啦。白姐姐,你怎么没去?”

“我么?有别的工作呀。”白莉苹急忙岔开了话,把手臂搭在道静的肩膀上笑着,“小林,昨晚,又跟你那老夫子吵架啦?嘿,傻孩子,你为什么老跟这样的人凑在一块儿?难道找不出比他可爱的男人来?”白莉苹看着余永泽总穿着长袍大褂像个学究,就一直称呼他老夫子。

“不用你‘操’心!”道静‘露’着两排洁白的牙齿也笑了,“谁像你这个样儿:见一个爱一个,见两个爱一双――恋爱专家。”

“得啦,你不要倒打一耙!我真是为你好。你看他那酸溜溜的样儿有什么爱头呢?嘿,小林,你看老卢怎么样?活泼、勇敢、又能干又漂亮,你要同意,我给你俩介绍介绍好不好?”

道静的心突突地跳起来了。她想不到白莉苹在玩笑中,竟把自己的名字和这样可敬可爱的人的名字连到了一起。她红着脸,呆呆地睁大眼睛看着她。白莉苹趁势抱住她的肩膀,把脸挨在她耳旁,吃吃地笑着,说:“好孩子,犹豫什么?‘新的恋爱不起,旧的恋爱不会消灭。’这是哪个文学家的话呀?你那个老夫子可真不值得爱,还是大胆地创造新生活吧!”

“不,他爱我,我怎么能忍心离开他。”道静感到不能再开玩笑了,白莉苹是在真心实意地和她谈话。于是她摇着头低声回答。

“等着余永泽给你挂节孝牌吧!”白莉苹的脸‘色’变庄重了,嘴角带着一丝讥讽的笑意,“你还想他妈的哩,连这么一点芝麻粒大的事情――‘私’人的事情算得什么?――都不敢革,还说别的!”

轻轻的一句话,可把道静刺痛了。她放松了白莉苹的手,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不再出声。她知道她和余永泽之间已经有了一道不可弥补的裂痕,这裂痕随着她对于新生活的奔赴,是在日益加深。可是她可怜他,这种感情,像千丝万缕绊着她,同时,她又认为他妈的者是不应该关心个人的问题的,于是她忍住了矛盾的痛苦,忍住了一切的不满,希望就这样和余永泽凑合下来。可是白莉苹的这句“芝麻粒大的事情”使她恍然若有所悟,她朦胧地意识到自己不是对于个人问题看得太轻,而是过重;是在一种“不必关心”的掩饰下的苟且偷安。

她‘迷’惘地望着窗外蓝‘色’的天空,沉默着。白莉苹却以为她生了自己的气,她歪头对她观察了一下,就抱住她,哄小孩似的:“好啦,小林,别生气啦!既然你那老余这么可爱,你就去爱吧!我可不敢拆散你们。不过,我告诉你一件事,”她松开道静的手站起身来,神气很严肃,“你不是知道崔秀‘玉’到东北义勇军里去了吗?当初她希望许宁和她一同去――他们的感情已经怪深的了。可是许宁――你不是也知道他讲起话来一套套‘挺’漂亮吗,可是办起事来就不大带劲了。他不去,舍不得妈妈,舍不得学业――当然也怪我,我也把他拉住了。可是不能不佩服小崔,她正上着学,也正恋着许宁,可是为了他妈的事业她一甩袖子就走了。小林,你别学许宁,也别学我,还是学小崔――你大概不知道,她是朝鲜人呢。”

“朝鲜人!……”

道静看着白莉苹的嘴‘唇’一张一合地动着,微微惊讶地重复了一句,就再没有话说了。

她回到自己房里后,心情烦恼,一头倒在‘床’上,陷入纷‘乱’的思‘潮’中。

天黑下来了,她连晚饭也忘了做。

“静,你多美!真像海棠‘春’睡的美人儿……”余永泽不知什么时候走进屋里来了,他瞅着侧卧着的林道静,悄悄地说。

道静没有理他,拿起一本书盖上了脸。他就走上去拿下书本,顺便向书皮望了一眼――《资本论》。他微微蹙蹙眉头笑道:“马克思先生的大弟子,您又在研究什么问题哪?”

“干么讽刺人!”她对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忽然感到:她所爱的那个余永泽早已不存在了;这个人已经变得多么庸俗可厌了呀。于是一种失望的气恼冲上心头,她不由得又冲口说道:“马克思的弟子总比胡适之的弟子强!”

“你说什么?”余永泽也有点恼火,“胡适之的弟子有什么不好?”

“好极啦!专‘门’拍统治阶级的马屁,拍帝国主义的马屁,帮蒋介石来统治学生,那怎么会不好呢?”道静把书本向‘床’上一丢,轻蔑地扭转了身子。

余永泽两手抱住头倚在桌子上。他竭力忍耐着,终于还是抬头冷笑道:“他妈的呀,奋斗呀,说说漂亮话多么好听呀!可是我就没见过几个他妈的的少爷、小姐下过煤窑。因为这总比喊几句什么普罗列塔利亚、布尔乔亚之类的字眼要不舒服得多!”

“不许你胡说!”道静跳下‘床’来,‘激’忿地盯着他喊道,“你已经叫我受够了,请你发发慈悲叫我走吧!”

一句话就把紧张的空气冲散了。余永泽变得像秋虫儿一样可怜了。他嘶哑着嗓子哀求着:“亲爱的!我的生命,你不能走!”

临睡前,两人才和好了。余永泽看着道静,高兴地说:“今天我回来的时候本来‘挺’高兴,想赶快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不想咱们又闹了个误会吵起来。静,以后咱们不要吵了……不说这些了。你知道毕了业,我的职业不成问题啦,这不是好消息吗?”

“什么职业?离毕业还有两三个月呢。”

“但是要早一点准备呀!一个饭碗你知道有多少人在抢?”

余永泽带着胜利者的骄傲,又带着怕惹动道静的惶悚,轻声说,“李国英跟胡适很熟――别生气,我不是崇拜他,只不过是为咱们的生活……这样托李介绍,把我的一篇考证论文给胡适看了,不想胡先生倒很欣赏,叫李国英带我去见他。今天我真就见了他,他鼓励我一番,教我还要好好用功,又讲了些治学的方法,末了,答应毕业后,职业由他负责……静!”

他使劲握住道静的手,小眼睛闪烁着快活的光芒,“听说哪个学生要叫他赏识了,那么,那个人的前途、事业可就大有希望呢。”

“嗯。”道静咬着嘴‘唇’望着他那沾沾自喜的神‘色’,“那么,你真正成了胡博士的大弟子了!”

“亲爱的!”余永泽用巴掌按在道静的嘴巴上,装着庄严的口‘吻’,“静,你不要总被那些他妈的的幻想‘迷’‘惑’了,现实总是现实呀。胡适是‘五四’以来的大学者,他还能害咱们青年人吗?这两年,你跟着我也够苦了,我心里常常觉得对不起你。有的同学都说我:‘老余,看你的她长的倒不错,为什么不给她打扮得漂亮一点?’真是,毕业后,要是‘弄’个好职位,我第一个心愿就是给你缝两件丝绒袍子,做几件好料子的绸纱衫,再做件漂亮的大衣――你喜欢什么颜‘色’的?亲爱的,我可最喜欢你穿咖啡‘色’的或者淡绿‘色’的,那显得又年轻、又大方。那时,叫人们看看我的静是个、是个惊人的漂亮的姑娘……”他说得兴奋了,猛地把道静推到电灯底下,自己跳到屋子的另一角,好像第一次发现她,他歪着脑袋,眯缝着眼睛,得意地欣赏起她的美貌来。“静,你哪儿都好,就是肩膀宽一点,嘴大一点。古时的美人都是削肩、小口。你还记得‘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这两句诗吗?怎么?你又生气啦?为什么皱起眉头?来,咱们睡吧,打我一顿也可以,就是不要老生气。”

道静本来又要翻脸的。她怎么能够忍受这些无聊的、拿她当玩艺儿的举动呢?但是她疲乏了,浑身松软得没有一点力气了,终于没有出声。刚一睡下,她就被许多‘混’沌的噩梦惊醒来。在黑暗中她回过身来望望睡在身边的男子,这难道是那个她曾经敬仰、曾经热爱过的青年吗?他救她,帮助她,爱她,哪一样不是为他自己呢?蓦然,白莉苹的话跳上心来。――卢……他妈的,勇敢……“他,这才是真正的人。”想到这儿她微笑了。窗外的树影在她跟前轻轻摇摆,“他,知道我是多么敬佩他么?……”这时她的心里流过了一股又酸又甜的浆液,她贪婪地吸‘吮’着,觉得又痛苦又快乐。

这夜里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阴’黑的天穹下,她摇着一叶小船,飘‘**’在白茫茫的‘波’‘浪’滔天的海上。风雨、‘波’‘浪’、天上浓黑的云,全向这小船压下来、紧紧地压下来。她怕,怕极了。在这可怕的大海里,只有她一个人,一个人呵!‘波’‘浪’像陡壁一样向她身上打来;云像一个巨大的妖怪向她头上压来。她惊叫着、战栗着。小船颠簸着就要倾覆到海里去了。她挣扎着摇着橹,猛一回头,一个男人――她非常熟悉的、可是又认不清楚的男人穿着长衫坐在船头上向她安闲地微笑着。她恼怒、着急,“见死不救的坏蛋!”她向他怒骂,但是那个人依然安闲地坐着,并且掏出了烟袋。她暴怒了,放下橹向那个人冲过去。但是当她扼住他的脖子的时候,她才看出:这是一个多么英俊而健壮的男子呵,他向她微笑,黑眼睛多情地充满了魅‘惑’的力量。她放松了手。这时天仿佛也晴了,海水也变成蔚蓝‘色’了,他们默默地对坐着,互相凝视着。这不是卢嘉川吗?她吃了一惊,手中的橹忽然掉到水中,卢嘉川立刻扑通跳到海里去捞橹。可是黑水吞没了他,天又霎时变成浓黑了。她哭着、喊叫着,纵身扑向海水……

她醒来的时候,余永泽轻轻在推她:“静,你怎么啦?喊什么?我睡不着,正考虑我的第二篇论文。把它写出来再‘交’给胡先生,我想暑假后的位置会更好一点。”

道静在‘迷’离的意境中,还在追忆梦中情景,这时,她翻了个身含糊应道:“睡吧,困极啦!”

但是和余永泽一样,她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一夜都失了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