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0中文>都市言情>青春之歌> 第十六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早晨,余永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一睁眼,他身旁的道静不见了。仔细地听了听,她没有去生火炉,也没有去收拾房间。他赶快跳下‘床’来打开一条‘门’缝向外一望——院子里冷清清一个人影也没有。他把屋‘门’用力一关,随着他关‘门’的响声,震得窗纸都在沙沙‘乱’响。他懒洋洋地又向‘床’上一倒,合起了眼睛,自言自语地喃喃着:“完啦——完啦——为他人做嫁衣裳,而自谓得意……”

他瘦窄的面孔‘抽’搐着,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好像一切都失败了的痛苦深深折磨着他。他不想起‘床’,也不想动弹。想想夜来他曾怎样费尽心机、怎样温存委婉地规劝着林道静,而这个‘女’人,这个倔强的野马却偷偷地不再说明一声就走了,就去参加什么“三一八”去了。道静的这一举动,深深地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使得他又恼怒又伤心。他躺在‘床’上思前想后:和这样的‘女’人怎么生活下去呢?怎样爱下去呢?而且,而且——

卢嘉川那微笑的面孔在他眼前一闪,他更加怒不可遏。他跳下‘床’来,用力把被子一甩,脸也不洗,早点也没吃就踏着沉重的大步奔向红楼后面的图书馆去。

几个月来,图书馆成了他的避难所。当他感到了‘私’人生活的不如意,当他在林道静的面前感到了自己的软弱,以及在某些‘浪’‘潮’中感到自己已经丧失了青年人的锐气因而也‘激’起了某些矛盾或羞惭的情绪时,他就赶快藏身到图书馆里去。这里的环境是安谧的,空气是柔和的,这里没有斗争,没有喧嚣和呼喊,人们默默地读着书,谁都是互不相扰。于是,每每当他心情极端恶劣时,他就到这里埋头坐上几点钟,厚厚的线装书一翻就什么都忘掉了。而且如果能够在某一种书籍中,某一些章句中,找到了可供参考的有用材料,那他就更加欢喜更加得意地忘掉了一切烦恼。

“三一八”纪念大会在红楼大‘操’场上进行着。人群在昂扬地呼喊,‘激’愤地搏斗,余永泽却默默地坐在图书馆里的硬木椅子上,好像与世无关地思索着自己的事。开始,他读不下书,由于气忿、懊恼,安不下心。当他抬头望望图书馆里各个长桌子上疏疏落落的几个同学,看着这些常碰头的埋头读书的熟面孔,他的心就渐渐安静下来。不久,就认真地凝神聚思地读起来了。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他妈的求荣的国民党!”这些‘激’昂悲壮的口号声,不时远远地传送到图书馆里肃静的空气中,好像平静的水面有哪个淘气的孩子投下了小小的石子。但引起的‘波’纹不久就消失了。这几个埋头在图书馆里的学生,不过抬起头蹙着眉望望窗外,他们不安的心情很快就都安静下来。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余永泽正翻着书,不知怎的,心里突然闪过了曹孟德的这几句话。

一种缥缈的幻灭似的悲哀,在很短的一霎间抓住了他的心灵,他撂下书本,茫然地起身踱到窗前去。枝头汪着湿润的绿‘色’,温暖的阳光下,几珠碧桃含苞待放,空气是醉人的清新馥郁。

他凝望着,心思又转到了林道静的身上。她,在这么美丽的‘春’天,干什么去了?……他的幻觉使他陷到朦胧的状态中。好像他的道静不是在什么人群里呼喊嘶叫;不是在为什么去厮打斗争;她是在海滩上,好像仙子般穿着白衣,苗条的身段,雪白的面庞,睁着大大的深情的眼睛在等待他……想到这里,他是这般渴念着她,好像多少日子不见她了,好像她永远不再回来了,他深深地痛苦起来。

几声清脆的枪声打断了他缭‘乱’的思‘潮’,接着狂怒的呼喊和‘混’‘乱’的人声更使得他惊悸不安地心跳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他回过头来,对一个站在他身边也正惊慌地向外瞭望的同学问,“枪响!你听,开枪,就在咱们‘操’场上。”他想到了道静这时一定也在‘操’场上,他就更加慌‘乱’了。

几个静坐读书的学生也都坐不住了;连图书馆的管理员都跑到院子里,他们同时向空中各处观望着。

又是几声急促的枪响。

“不行!要去找她!”余永泽什么都顾不得再想,就急忙奔了出去。

北大图书馆紧挨着大‘操’场,他出了图书馆大‘门’口,向东跑了不远就站住了脚步。站在一个小土堆上,他向大‘操’场上远远一望:警察和学生们正厮打成一团。呼喊、怒骂、闪亮的刺刀、舞动着的木‘棒’、飞来飞去的石块和躺在血泊中的人影……这些可怕的情景把他吓呆了!他的脚像钉在土堆上挪动不得。他竭力按捺住慌‘乱’的心,定睛向大‘操’场上‘混’‘乱’的人群张望,他希望在人群中看出林道静来,如果她逃了出来,他就扑上去接应她,可是,看了一会没有她。她到哪儿去了?是被打倒了?还是……他愈不安,脚就愈不能动。

这时,他心里开始有点儿惭愧和负疚的感觉:这多人都不怕,她都不怕,我怕什么呢?他很想冲上去从人群中救出林道静,正像北戴河杨庄的海边,他在大雨中救出林道静一样。可是,一种‘洞’晓世故的敏感,使他清楚地看到:此一时彼一时也,情况不同,如何能够‘乱’来呢?他刚刚给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可冒险的道路,忽然,一颗子弹清脆地从他头顶上呼啸而过,这下子可把他吓坏了!他的脸‘色’煞白,手指头不住地发抖。定了定神,下意识地向四周一看——世界是不是还完好的在他身边存在呢?他是不是负了伤就要倒下去呢?他举起软弱无力的手臂向头上一‘摸’:没有窟窿,子弹也没有挨着皮肤,他还好好地活在世上。他刚刚放下心来,忽然又有一颗子弹飞过去,他再也顾不得想林道静,也顾不得再‘摸’‘摸’受伤没有,拔起脚来就向回跑。他想跑得离‘操’场远些,可是一想:人怎么也没子弹跑得快,于是他一蹿就蹿回到图书馆的院子里,三步两步奔向了阅览室的大房间。

中午,肚子饿极了,他听听大‘操’场上已寂无人声,再看看图书馆里也空无一人,他就慢慢地站起身来收拾了书籍纸张,怏怏地走出了图书馆的大‘门’,连向‘操’场那边望都没敢望,径直回到公寓的家里。

这时,林道静还没有回来,他只好自己生起火炉,看看冷清清的凌‘乱’不堪的房间,他无‘精’打采地整理着、打扫着。他一边煮着挂面条,一边抹着布满灰尘的桌子,喃喃道:“没有‘女’人,真不像个家。亲爱的,你快回来吧!”

第十六章

阅读38229人次收藏本书告诉好友发表评论加入书架

□作者:杨沫

早晨,余永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一睁眼,他身旁的道静不见了。仔细地听了听,她没有去生火炉,也没有去收拾房间。他赶快跳下‘床’来打开一条‘门’缝向外一望——院子里冷清清一个人影也没有。他把屋‘门’用力一关,随着他关‘门’的响声,震得窗纸都在沙沙‘乱’响。他懒洋洋地又向‘床’上一倒,合起了眼睛,自言自语地喃喃着:“完啦——完啦——为他人做嫁衣裳,而自谓得意……”

他瘦窄的面孔‘抽’搐着,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好像一切都失败了的痛苦深深折磨着他。他不想起‘床’,也不想动弹。想想夜来他曾怎样费尽心机、怎样温存委婉地规劝着林道静,而这个‘女’人,这个倔强的野马却偷偷地不再说明一声就走了,就去参加什么“三一八”去了。道静的这一举动,深深地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使得他又恼怒又伤心。他躺在‘床’上思前想后:和这样的‘女’人怎么生活下去呢?怎样爱下去呢?而且,而且——

卢嘉川那微笑的面孔在他眼前一闪,他更加怒不可遏。他跳下‘床’来,用力把被子一甩,脸也不洗,早点也没吃就踏着沉重的大步奔向红楼后面的图书馆去。

几个月来,图书馆成了他的避难所。当他感到了‘私’人生活的不如意,当他在林道静的面前感到了自己的软弱,以及在某些‘浪’‘潮’中感到自己已经丧失了青年人的锐气因而也‘激’起了某些矛盾或羞惭的情绪时,他就赶快藏身到图书馆里去。这里的环境是安谧的,空气是柔和的,这里没有斗争,没有喧嚣和呼喊,人们默默地读着书,谁都是互不相扰。于是,每每当他心情极端恶劣时,他就到这里埋头坐上几点钟,厚厚的线装书一翻就什么都忘掉了。而且如果能够在某一种书籍中,某一些章句中,找到了可供参考的有用材料,那他就更加欢喜更加得意地忘掉了一切烦恼。

“三一八”纪念大会在红楼大‘操’场上进行着。人群在昂扬地呼喊,‘激’愤地搏斗,余永泽却默默地坐在图书馆里的硬木椅子上,好像与世无关地思索着自己的事。开始,他读不下书,由于气忿、懊恼,安不下心。当他抬头望望图书馆里各个长桌子上疏疏落落的几个同学,看着这些常碰头的埋头读书的熟面孔,他的心就渐渐安静下来。不久,就认真地凝神聚思地读起来了。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他妈的求荣的国民党!”这些‘激’昂悲壮的口号声,不时远远地传送到图书馆里肃静的空气中,好像平静的水面有哪个淘气的孩子投下了小小的石子。但引起的‘波’纹不久就消失了。这几个埋头在图书馆里的学生,不过抬起头蹙着眉望望窗外,他们不安的心情很快就都安静下来。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余永泽正翻着书,不知怎的,心里突然闪过了曹孟德的这几句话。

一种缥缈的幻灭似的悲哀,在很短的一霎间抓住了他的心灵,他撂下书本,茫然地起身踱到窗前去。枝头汪着湿润的绿‘色’,温暖的阳光下,几珠碧桃含苞待放,空气是醉人的清新馥郁。

他凝望着,心思又转到了林道静的身上。她,在这么美丽的‘春’天,干什么去了?……他的幻觉使他陷到朦胧的状态中。好像他的道静不是在什么人群里呼喊嘶叫;不是在为什么去厮打斗争;她是在海滩上,好像仙子般穿着白衣,苗条的身段,雪白的面庞,睁着大大的深情的眼睛在等待他……想到这里,他是这般渴念着她,好像多少日子不见她了,好像她永远不再回来了,他深深地痛苦起来。

几声清脆的枪声打断了他缭‘乱’的思‘潮’,接着狂怒的呼喊和‘混’‘乱’的人声更使得他惊悸不安地心跳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他回过头来,对一个站在他身边也正惊慌地向外瞭望的同学问,“枪响!你听,开枪,就在咱们‘操’场上。”他想到了道静这时一定也在‘操’场上,他就更加慌‘乱’了。

几个静坐读书的学生也都坐不住了;连图书馆的管理员都跑到院子里,他们同时向空中各处观望着。

又是几声急促的枪响。

“不行!要去找她!”余永泽什么都顾不得再想,就急忙奔了出去。

北大图书馆紧挨着大‘操’场,他出了图书馆大‘门’口,向东跑了不远就站住了脚步。站在一个小土堆上,他向大‘操’场上远远一望:警察和学生们正厮打成一团。呼喊、怒骂、闪亮的刺刀、舞动着的木‘棒’、飞来飞去的石块和躺在血泊中的人影……这些可怕的情景把他吓呆了!他的脚像钉在土堆上挪动不得。他竭力按捺住慌‘乱’的心,定睛向大‘操’场上‘混’‘乱’的人群张望,他希望在人群中看出林道静来,如果她逃了出来,他就扑上去接应她,可是,看了一会没有她。她到哪儿去了?是被打倒了?还是……他愈不安,脚就愈不能动。

这时,他心里开始有点儿惭愧和负疚的感觉:这多人都不怕,她都不怕,我怕什么呢?他很想冲上去从人群中救出林道静,正像北戴河杨庄的海边,他在大雨中救出林道静一样。可是,一种‘洞’晓世故的敏感,使他清楚地看到:此一时彼一时也,情况不同,如何能够‘乱’来呢?他刚刚给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可冒险的道路,忽然,一颗子弹清脆地从他头顶上呼啸而过,这下子可把他吓坏了!他的脸‘色’煞白,手指头不住地发抖。定了定神,下意识地向四周一看——世界是不是还完好的在他身边存在呢?他是不是负了伤就要倒下去呢?他举起软弱无力的手臂向头上一‘摸’:没有窟窿,子弹也没有挨着皮肤,他还好好地活在世上。他刚刚放下心来,忽然又有一颗子弹飞过去,他再也顾不得想林道静,也顾不得再‘摸’‘摸’受伤没有,拔起脚来就向回跑。他想跑得离‘操’场远些,可是一想:人怎么也没子弹跑得快,于是他一蹿就蹿回到图书馆的院子里,三步两步奔向了阅览室的大房间。

中午,肚子饿极了,他听听大‘操’场上已寂无人声,再看看图书馆里也空无一人,他就慢慢地站起身来收拾了书籍纸张,怏怏地走出了图书馆的大‘门’,连向‘操’场那边望都没第十六章

阅读38229人次收藏本书告诉好友发表评论加入书架

□作者:杨沫

早晨,余永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一睁眼,他身旁的道静不见了。仔细地听了听,她没有去生火炉,也没有去收拾房间。他赶快跳下‘床’来打开一条‘门’缝向外一望——院子里冷清清一个人影也没有。他把屋‘门’用力一关,随着他关‘门’的响声,震得窗纸都在沙沙‘乱’响。他懒洋洋地又向‘床’上一倒,合起了眼睛,自言自语地喃喃着:“完啦——完啦——为他人做嫁衣裳,而自谓得意……”

他瘦窄的面孔‘抽’搐着,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好像一切都失败了的痛苦深深折磨着他。他不想起‘床’,也不想动弹。想想夜来他曾怎样费尽心机、怎样温存委婉地规劝着林道静,而这个‘女’人,这个倔强的野马却偷偷地不再说明一声就走了,就去参加什么“三一八”去了。道静的这一举动,深深地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使得他又恼怒又伤心。他躺在‘床’上思前想后:和这样的‘女’人怎么生活下去呢?怎样爱下去呢?而且,而且——

卢嘉川那微笑的面孔在他眼前一闪,他更加怒不可遏。他跳下‘床’来,用力把被子一甩,脸也不洗,早点也没吃就踏着沉重的大步奔向红楼后面的图书馆去。

几个月来,图书馆成了他的避难所。当他感到了‘私’人生活的不如意,当他在林道静的面前感到了自己的软弱,以及在某些‘浪’‘潮’中感到自己已经丧失了青年人的锐气因而也‘激’起了某些矛盾或羞惭的情绪时,他就赶快藏身到图书馆里去。这里的环境是安谧的,空气是柔和的,这里没有斗争,没有喧嚣和呼喊,人们默默地读着书,谁都是互不相扰。于是,每每当他心情极端恶劣时,他就到这里埋头坐上几点钟,厚厚的线装书一翻就什么都忘掉了。而且如果能够在某一种书籍中,某一些章句中,找到了可供参考的有用材料,那他就更加欢喜更加得意地忘掉了一切烦恼。

“三一八”纪念大会在红楼大‘操’场上进行着。人群在昂扬地呼喊,‘激’愤地搏斗,余永泽却默默地坐在图书馆里的硬木椅子上,好像与世无关地思索着自己的事。开始,他读不下书,由于气忿、懊恼,安不下心。当他抬头望望图书馆里各个长桌子上疏疏落落的几个同学,看着这些常碰头的埋头读书的熟面孔,他的心就渐渐安静下来。不久,就认真地凝神聚思地读起来了。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他妈的求荣的国民党!”这些‘激’昂悲壮的口号声,不时远远地传送到图书馆里肃静的空气中,好像平静的水面有哪个淘气的孩子投下了小小的石子。但引起的‘波’纹不久就消失了。这几个埋头在图书馆里的学生,不过抬起头蹙着眉望望窗外,他们不安的心情很快就都安静下来。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余永泽正翻着书,不知怎的,心里突然闪过了曹孟德的这几句话。

一种缥缈的幻灭似的悲哀,在很短的一霎间抓住了他的心灵,他撂下书本,茫然地起身踱到窗前去。枝头汪着湿润的绿‘色’,温暖的阳光下,几珠碧桃含苞待放,空气是醉人的清新馥郁。

他凝望着,心思又转到了林道静的身上。她,在这么美丽的‘春’天,干什么去了?……他的幻觉使他陷到朦胧的状态中。好像他的道静不是在什么人群里呼喊嘶叫;不是在为什么去厮打斗争;她是在海滩上,好像仙子般穿着白衣,苗条的身段,雪白的面庞,睁着大大的深情的眼睛在等待他……想到这里,他是这般渴念着她,好像多少日子不见她了,好像她永远不再回来了,他深深地痛苦起来。

几声清脆的枪声打断了他缭‘乱’的思‘潮’,接着狂怒的呼喊和‘混’‘乱’的人声更使得他惊悸不安地心跳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他回过头来,对一个站在他身边也正惊慌地向外瞭望的同学问,“枪响!你听,开枪,就在咱们‘操’场上。”他想到了道静这时一定也在‘操’场上,他就更加慌‘乱’了。

几个静坐读书的学生也都坐不住了;连图书馆的管理员都跑到院子里,他们同时向空中各处观望着。

又是几声急促的枪响。

“不行!要去找她!”余永泽什么都顾不得再想,就急忙奔了出去。

北大图书馆紧挨着大‘操’场,他出了图书馆大‘门’口,向东跑了不远就站住了脚步。站在一个小土堆上,他向大‘操’场上远远一望:警察和学生们正厮打成一团。呼喊、怒骂、闪亮的刺刀、舞动着的木‘棒’、飞来飞去的石块和躺在血泊中的人影……这些可怕的情景把他吓呆了!他的脚像钉在土堆上挪动不得。他竭力按捺住慌‘乱’的心,定睛向大‘操’场上‘混’‘乱’的人群张望,他希望在人群中看出林道静来,如果她逃了出来,他就扑上去接应她,可是,看了一会没有她。她到哪儿去了?是被打倒了?还是……他愈不安,脚就愈不能动。

这时,他心里开始有点儿惭愧和负疚的感觉:这多人都不怕,她都不怕,我怕什么呢?他很想冲上去从人群中救出林道静,正像北戴河杨庄的海边,他在大雨中救出林道静一样。可是,一种‘洞’晓世故的敏感,使他清楚地看到:此一时彼一时也,情况不同,如何能够‘乱’来呢?他刚刚给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可冒险的道路,忽然,一颗子弹清脆地从他头顶上呼啸而过,这下子可把他吓坏了!他的脸‘色’煞白,手指头不住地发抖。定了定神,下意识地向四周一看——世界是不是还完好的在他身边存在呢?他是不是负了伤就要倒下去呢?他举起软弱无力的手臂向头上一‘摸’:没有窟窿,子弹也没有挨着皮肤,他还好好地活在世上。他刚刚放下心来,忽然又有一颗子弹飞过去,他再也顾不得想林道静,也顾不得再‘摸’‘摸’受伤没有,拔起脚来就向回跑。他想跑得离‘操’场远些,可是一想:人怎么也没子弹跑得快,于是他一蹿就蹿回到图书馆的院子里,三步两步奔向了阅览室的大房间。

中午,肚子饿极了,他听听大‘操’场上已寂无人声,再看看图书馆里也空无一人,他就慢慢地站起身来收拾了书籍纸张,怏怏地走出了图书馆的大‘门’,连向‘操’场那边望都没敢望,径直回到公寓的家里。

这时,林道静还没有回来,他只好自己生起火炉,看看冷清清的凌‘乱’不堪的房间,他无‘精’打采地整理着、打扫着。他一边煮着挂面条,一边抹着布满灰尘的桌子,喃喃道:“没有‘女’人,真不像个家。亲爱的,你快回来吧!”

敢望,径直回到公寓的家里。

这时,林道静还没有回来,他只好自己生起火炉,看看冷清清的凌‘乱’不堪的房间,他无‘精’打采地整理着、打扫着。他一边煮着挂面条,一边抹着布满灰尘的桌子,喃喃道:“没有‘女’人,真不像个家。亲爱的,你快回来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