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0中文>都市言情>青春之歌> 第九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章

第九章

米花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林道静虽然很爱余永泽,但是,就是不愿意很快和他结婚。余永泽和她谈了几次,几次都碰了钉子。这个问题使他大伤脑筋。于是有一天,他忽然病了,蒙着头躺在**,课也不去上。道静来看他,焦急地问:“泽,怎么啦?怎么忽然病啦?”她摸摸他的额头并不烫,只是脸色阴沉沉的显得很痛苦。

“静,坐下。”他看着林道静苦笑笑,“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这么难过,过去,我得过心脏病,几乎死掉,有几年没犯了,可是昨天又犯了,也许因为……”他闭上眼睛不说了。

“因为计么?”道静急着追问。

“不要说它了!”余永泽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摇着头,欲说而又止。

“不!”道静忍耐不住了,在余永泽的肩上用力推了一下,皱着眉笑道,“你这个家伙怎么啦?吞吞吐吐的!有事告诉我,不许你这样!”

余永泽的眼睛忽然潮湿了,接着,大粒泪珠滚滚而下。他瘦削的手指用力捏住道静的手,使她感到了疼痛。道静惊奇地看着他。半天,他才用沉重的低声说道:“静,请告诉我实话――如果不爱我,如果我不值得你爱,那么……告诉我实话吧!”

道静呆呆地看着他――许久功夫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话。于是她再也压不住自己的激动,紧紧捏住他的双手说:“永泽,谁叫你说这样的话!再也不许你这样说!”她转过身去擦去了流下来的眼泪――原来余永泽是因她而病的呀!

一缕欣喜的笑容浮上余永泽的嘴角,但他很快把它抹去。

拉回道静坐在床头,他仍然哀愁地说道:“不,你并不爱我。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觉得我的生命好像黄叶一样的枯萎下去了……静,救救我!没有你我真的再也活不下去了。……”

这是多么深挚的刻骨相思呀,而且他是救了自己生命的人!于是在余永泽的眼泪和拥抱中,她答应了他的要求,决定和他搬到一起去。

新的生活开始了。

从晓燕家里临搬走的头天夜里,道静真像将要结婚的姑娘离开娘家一样,心里忐忑不安。夜晚把东西收拾好了,她拉住晓燕的手,小声说:“晓燕,明天我就要过另外一种生活去了,我……有点儿怕。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只好这样。希望你更加劲读书,实现你的理想。……你比我幸福,我,我的前途……”她痛苦地低下头来。“但是,你比我勇敢,比我大胆。”晓燕赶快用手绢擦擦眼镜后面的泪水,笑着说,“对家庭、对生活你全够大胆的,我赞成你,同情你。可是,就是对老余,我有点不放心。你真正了解他吗?贸然就跟了他去,有什么保障?对他这人你真正相信得过?”晓燕自觉对道静应当尽大姐姐的忠告,她迟疑一下,终于这样说了。

道静抬起头,明亮的眸子带着一股倔强的稚气:“晓燕,你以为需要坐坐花汽车,来个三媒六证才可靠吗?

我就讨厌那种庸俗的礼仪。你读过《邓肯自传》没有?我真喜欢这本书。邓肯是西洋近代大舞蹈家,她从小就是孤身奋斗。遭遇了多少艰难困苦,但是她不气馁,不向恶势力屈服。

她就讨厌那些传统的道德。有一次,她的两个孩子全掉在莱茵河里淹死了,她想孩子,希望再有个孩子,可是那时她没有丈夫,她就躺在海滩上等待着。后来,看见来了一个可爱的青年,她就向这个陌生的青年迎了去。……”

庄重的不苟言笑的王晓燕,看见一向沉默寡言的林道静忽然认真地讲起这些浪漫故事,禁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不守本份的小家伙!余永泽早晚丢了你,看你怎么办?”

“那怕什么!”道静轻轻一笑,“我又不是男人身上的附属品,离了他活不了。再说,你……你不知道他是多么爱我呢!”

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王晓燕也吃吃地笑了:“这个嘛,我可真不知道哩!”

王晓燕喜欢林道静。因为她聪明、有头脑、又喜欢读书。

比起一般知识和文学修养来,她都不如林道静。而且她同情她的遭遇,愤恨她的家庭,因此,她总是热情地帮助她,‘像大姐姐一样地爱她。但是对于她的某些狂放、激烈、简直不像女孩子的思想和见解,她是不能同意的。然而她又从来没法说服她。因而,两个朋友好是好,但总不免要抬个小杠。常常是王晓燕温厚地一笑,两个人才又言归于好。

“好吧,小林,我是真心实意地希望你幸福。”晓燕挚情地看着道静,却禁不住摘下眼镜擦掉泪水。

道静感激地望着她。半天,她拉起晓燕的手勉强笑着:“晓燕,你放心。我不会堕落的,我要对得起你。……”

林道静和余永泽住在一起了。两间不大的中国式的公寓房间,收拾得很整洁。书架上摆着一个古瓷花瓶,书桌上有一盆冬夏常青的天冬草。墙壁上一边挂着一张白胡子的托尔斯泰的照片,一边是林道静和余永泽两人合照的八寸半身照像。这照像被嵌在一个精致的镜框里,含着微笑望着人们。总之,这旧式的小屋经他们这么一布置,温暖、淡雅,仿佛有了春天的气息。

余永泽觉得很幸福。能够把这么个不易驯服的女孩子征服了,能够得到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爱人,他是多么高兴啊。早上上课去之前,他必定要把林道静抱在怀里,注视着她那脉脉含情的眼睛,说:“亲爱的,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像要出远门似的,他依恋地停留一会儿才去上课。

中午,下课回来,他还是先拥抱她,然后往作为餐桌的一个小几跟前一坐,带着满足的微笑摸着自己的脸颊说:“饭做熟啦?吃什么?烙饼摊鸡蛋,那好极啦。我真喜欢吃你做的饭。静,咱们够多么幸福啊!”

这时,道静也感觉幸福。余永泽的温存和体贴,使她从小缺少爱抚的心灵感到了情感上的满足。而且余永泽使她有了一个温暖的家。这家虽然只有两个小小的房间,但是比起流浪在北戴河时的情况可好多啦。然而时间一长,她的内心却渐渐有了不安的感觉,有时在笑语中,她对余永泽说:“你是大学生,有书读,有事做。可是,我,我这样的算个什么呢?”

他安慰她:“那有什么!我们学校许多教授夫人都是大学毕业生,甚至还有留洋回来的,可还不是留在家里――陪着丈夫,照顾孩子。静,你要闷的慌,就帮我搜集点材料,抄点东西;不然就学学烹调、缝纫。以后,咱们不能光是两个人呀。”他笑着,轻轻地拉起道静的手吻着。

“泽,你为什么总这样说?……”道静抽回自己的手惶惑地看着他,“从前咱们在北戴河海边的时候,你的思想多么丰富,你对人生、对艺术有许多见解我真喜欢。可是,现在,你成天价总是吃啊、喝啊、孩子啊,……你知道,我的意志不在这上头。”

“你要做什么呢?”余永泽笑着问。

“要独立生活,要到社会上去做一个自由的人。”

“我不反对!”余永泽赶快改了口,“我从来都是主张妇女走出厨房的。这是社会问题啊,你找不到工作那怎么办?”

可是有一天,道静高兴地对余永泽说:“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什么?找到了工作?”余永泽好像挨了一棒子,赶紧问,“谁替你找的?”

道静告诉他,她的同学李玉梅的父亲在西单一家书店做经理,这书店现在缺了一名店员,李玉梅来问道静愿不愿意干,她已经答应了,明天就准备去工作。

这天晚上,余永泽忽然变得很烦恼。他坐在书桌旁却看不下书,抚着额头若有所思。可是道静却比较高兴,她在灯下看了一会儿书,抬头看见余永泽不安的神色,推了他一下:“泽,你为什么不高兴?我工作去还不好么?而且还可以减轻你的负担。”

余永泽一下子紧紧握住她的手,激动地说:“静,我舍不得!你看,再有一年多我就毕业了,为了我的前途,不,也就是咱俩的前途,我考虑得很多很多。近来胡适和一些学者们都在提倡研究国故,‘考据’这一门很吃香。

所以你看,我近来不大看纯文艺作品了,我选的课、上图书馆,都在向这方面钻。现今职业问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过我相信毕业后不会成问题的。那么,我们的生活,我想是不会太坏的。所以,我不愿我心爱的人再东奔西走。那么个小书店的店员,你不该答应。再说,还有你妈给你找的那个胡局长,你不怕碰见他么?”

“我又没有花过姓胡的一文钱,怕他做什么?”道静甩开余永泽的手,一种隐隐的失望的痛苦开始在她心上捶击,“永泽,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回事,又主张妇女独立,又不愿我出去工作。不,泽,我一定要去!不要留我。”

余永泽知道她的脾气,只好愁闷地点点头,不再说下去。

第二天清早,道静带着兴奋的心情从东城到西单去上工。

第一天她非常高兴,事情不忙,她可以有时间读各种新书。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她就懊恼起来了;第四天她简直忍耐不下去了;第六天她就索性辞了职。原来一起一起的流氓,自第二天起,就开始不断跑到书店来起哄、寻开心。看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在当“招待”,流氓们简直像苍蝇一样,成群地在书店里外飞来飞去。第六天的清早,书店大门上还贴上了这样一个小条条:

这个书店真不赖,新添漂亮女招待。

给我一个甜乖乖呀,买一毛来给一块!

道静看见了,气得浑身发抖。她二话没说,立时向经理辞了职。一文工资没有拿到,反倒受了许多污辱,她颓丧得许多天都抬不起头来。从此,道静找工作的事,更加没有头绪了。但是余永泽却高兴了,他又胜利了。

在漫长的空虚的日子里,道静听说她中学时代的要好朋友陈蔚如结了婚,而且生活得很不错。有一天,她就怀着兴奋的心情去看她。可是一见之下,不禁使她大失所望。只见陈蔚如烫着最时髦的卷发,穿着粉红色的丝绒袍子,绣花缎鞋,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学生时代朴素的陈蔚如已经是一个道地的阔少奶奶了。

“她怎么变成这么个怪样子了!”道静心里咕哝着,怪不舒服地坐在沙发上。

陈蔚如见了道静非常高兴。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向门里娇声娇气地喊道:“赵妈,倒茶!来了贵客啦!”

道静一边打量着这间漂亮的客厅,一边耐着性子问陈蔚如这一年多来的生活情况。

“啊!林道静,我告诉你。”陈蔚如用纱绢抹抹嘴唇,浮着满足的微笑,“去年分别以后,我也没有考大学。经我表姐介绍,我就跟潘先生结婚啦。他是南开毕业的,现在是盐业银行的副理。我们的生活倒还好。你看:这所房子是他去年为我俩新婚才买的,家具一项就用了两千块。小林,他的脾气也挺好,不像别的男人有了钱就去找舞女,他,他准时回家来。……一个月以前,我们还有了个胖孩子,叫贝贝。小贝贝可好哩,他爸爸爱的不行。”陈蔚如越说越高兴,轻轻用手摸了摸卷发,忸怩地站起身来喊道:“奶妈,把贝贝抱来!给阿姨看看。”

还没等孩子抱进来,她又坐下来看着林道静,带着大姐姐般关切的神情问道静:“小林,你还是那么‘怪’吗?像你这样人材,要是找个好人,可比我还得阔气。唔,”她又轻轻地用手绢擦擦自己的红唇,“听说你跟个大学生住在一块,是真的吗?”

道静点点头,不说话。

“唉,真是怪!你怎么这么……”陈蔚如焦灼地皱着眉头,两条又弯又细的黑眉毛像八字似的向下弯垂,“在学校的时候,论功课、读书,哪方面我可都不如你,可是现在……你为什么不、不想想……我们贝贝他……爹……”她吞吞吐吐地还想说什么,道静打断了她的话。

“陈蔚如,我想不到你变的这么快。”道静坐在沙发上,忧郁地看着陈蔚如弯弯的黑眉毛,一字一板地说,“你还记得咱俩在西河沟一同咒骂着黑暗的社会,要誓死保住清白之身的那些话吗?你还记得我妈妈不供给我上学、逼迫我嫁阔佬,你急的直哭,同情、鼓励我和他们斗争的那些事吗?怎么才隔了一年多,你也想劝我嫁个阔佬来了?难道阔佬真这么可爱?”

陈蔚如正接着奶妈抱进来的孩子,听道静这么一说,立刻把孩子又扔还给奶妈:“把贝贝抱回去吧!”她转身冲着道静愣了一会儿,然后红着脸讪讪地说:“林道静,你怎么这样?……你别误会!我并没有劝你嫁阔佬,那是你的自由呀!”她微微吁了一口气,眼睛看着地下,“唉,早先在学校里的事,那还不都是些小孩子的幻想,想不到你还都记着。我觉得人总要实际一点……”

看见道静站起身要走,她没说完想说的话。两个朋友的友谊就在这样不欢而散的会见中结束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