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0中文>都市言情>青春之歌> 第四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章

第五卷 我回头一看,肖老师竟然坐在拖拉机上 第四章

为了报答肖老师,也为了让肖老师对政治老师有个交待,我当天晚上就写了一份入团申请书,第二天交给了团支部书记。

我以为交了申请书就行了,以后就是团组织瞧着办吧,我无所谓。没想到这还真成了个事。开始是团支部书记郑重地找我谈话,谈对团组织的认识,然后就有团员来找我谈心,给我指出了一大堆缺点让我改。我觉得对团员们的要求我很难从命,他们提的那些缺点都改掉了那一定就不是我了。我打算还是我行我素。

没想到,就因为我的我行我素,团支部和肖老师之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冲突。我的名字在第一次支部讨论发展新团员时就被刷下来了。第二次,肖老师亲自参加了讨论。到了我这,还是意见一大堆。肖老师生气了,冲着那些不举手的团员说:“什么叫政治上不求上进?什么叫不和群众打成一片?我们看一个同志不能只看偏片不看全面!郁北方平时是不爱发言,但她热爱班集体,冬天总是早早地来生炉子,给大家带来温暖。她还利用放时间去捡松毛,这难道不是要求进步、关心集体的表现?至于缺点,谁都有缺点,我肖依华缺点就不少,毛主席他老人家还说自己的优缺点是三七开呢……”肖老师的宏辩加上他怒气冲冲的样子,让那些没举手的团员哑口无言。团支部书记跟着表明了态度,坚决同意我入团。就这样,所有团员都举了手,我入团了。

但我入团的“内幕”通过女团员迅速地传了出来。我也终于有了绯闻。我自己是从佟英那知道的。佟英瞪着圆鼓鼓的眼睛,扬着她那对小喇叭告诉我:“人家都说是肖老师把你拉入团组织的!”

“团组织又不是肖老师家的,他说拉谁进去就拉进去了?”我没好气地说。

“千真万确!人家说肖老师为了你都跟他们急了……”

“胡说道!”我冲着佟英喊了起来。我不怕别人如何说我,我害怕别人说肖老师,我害怕对不起肖老师。

佟英看我脸涨得通红,也有点不知所措:“那、那肖老师对你这样,总、总有个原因吧……”

“原因,就是,我,无父无母!”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现在,肖老师就坐在我每天写作业的“桌子”----奶奶的缝纫机前。窄窄的地方让肖老师连腿都不能伸开。。但我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肖教师已经不止一次来家访过,这里他都熟悉。

“你昨天说要撤回申请,为什么?”肖老师开门见山地问。

“我觉得……去插队也没什么。”我说。

“这是不是你母亲的意见?”

“她当然是这个意见,我留下,凌玲毕业怎么办?”

“凌玲还早呢,谁知道到时候政策会有什么变化!先考虑你的实际情况!”他又说:“你母亲方面校可以出面做工作,要不我今天就去找她谈谈!”

“老师您别去,我也不想让她们为难了。”

“那----你奶奶怎么办?她同意吗?”

这是我唯一心痛的问题。

“奶奶听我的。”我这样说,并不完全是事实。奶奶很不愿意让我去,但她也一点不敢鼓励我在校的有关规定中间打什么主意,去找什么人争一争。昨天我回家对她说,我要去插队,她就怔怔地看着我,神情是那么无助、无奈、恐慌,但她不再问什么了。我当时心都绞成一团了!

肖老师问我:“你是不是昨天听了座谈会,也产生了冲动?”肖老师笑了笑,“其实全国到农村插队的知识青年成千上万,昨天来的那才几个?有几个人能熬成精英?我也有同到延安插队,住窑洞,特别潮,好几个都得了风湿。你----你怎么能和他们比?”

肖老师说得如此推心置腹,可惜这时的我,已经听不进去了。我现在反而觉得插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以远离母亲和凌玲,可以找到一个新天地,开始一种不同于以前的新生活。现在想想,以前的生活有什么好留恋的?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前途是光明的!

我鼓起勇气说:“肖老师,我觉得,在精神上,我可以和他们比!”

“什么叫‘精神上’?”

我说不出来。

肖老师又很诚恳地说:“你知道吗?我本来希望你能留校,和我一样当老师的……”

肖老师的话让我心里一动。我立即想起佟英传达给我的那些绯闻。但我马上在心里扇了自己一个嘴巴,真恶心!

“我怎么能和您比?老师您别劝了!”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怎么能这样和肖老师说话呢?肖老师真的不再劝了,默默地端起茶杯。我刚要为他再添些热水,他忙捂住杯子说:“不要了,我该走了!”他起身穿上深咖啡色的粗呢大衣,忽然转过脸对我说:“能不能送老师到车站?”

“好的!”我出门叫住一个邻居的孩子帮我照看一下,就和肖老师往车站走。到了车站,车还没有影儿。我张望着,忽然听肖老师说:“郁北方,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肖老师问得我莫名其妙。我和肖老师的第一次见面,那不就是他第一次到我们班上课吗?但我对那个第一次早就没有印象了。

“我还记得,我在讲台上,一眼就看到你,你瞪着两只眼睛看着我,像个宁死不屈的女英雄,好像我是个坏人!”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后来我知道了你还有个妹妹。刚接触时,你和你妺妺给人的感觉差不多,都是挺冷的,但了解了以后,就会觉得你们秭妺的性格和为人完全不同。”

“我们的父亲不同。”

“是呵,家庭悲剧往往给下一代带来痛苦,这一点我完全理解你。但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而自卑。”

“我没有自卑!”

“这样就对了。说句心里话吧,我本来希望你能留下来,我也好帮助你……”

“我知道,老师给了我很多帮助。”

“不要再把我看成老师了,就把我当成朋友吧!”他说这话时,目光始终注视着我。我感觉到他更贴近了我,我的头发几乎要触到他的下颏,他的声音更轻了:“以后,你要会照顾好自己……”

这时候,车开过来了。我后退了一步,说:“你放心吧,车来了!”

回到小屋,我在窗前站了很久。我在凌玲面前不是一只任她踢来踢去的小狗,我在肖老师面前也不是一只瑟瑟发抖、渴望抚摸的小狗。我现在心里充满了激情、冲动----我的中时代结束了!我要去插队了!

过了春节,3月23日,在一阵敲锣打鼓中,已经由中生变成插队知青的我们分别坐上停在校大操场上的几辆公共汽车。这几辆公共汽车是临时征用来,专门送我们到插队地点。车子披红戴花,车下有哭有笑。有的同从车窗把手伸出去,和车下的人紧紧握着,做生离死别状,惹得欢送的行列中一阵阵交头接耳,甚至笑起来。这些前来欢送的生都是奉命停课来执行政治任务的。以前我也这样送过别人。

佟英准备吃东西了。她从黄书包里出一个铝制饭盒,打开伸给我:“掰一块!”我一看,里面叠着一落黄灿灿的烙饼,肯定是她自己烙的,她昨天就和我说要多带点烙饼慢慢吃。自从知道我也要去插队,她就开始和我商量要带的东西,那个兴奋劲,好像是要去春游。我小心扯下一块,放在嘴里,很香。可是这时候怎么能有心情吃东西?我推开饭盒。佟英就自己大口大口吃起来,边吃边说:“你看二班那女的打的背包,怎么打的,肯定一拎就散,一会让她抱着被子进村吧!”

那不是奶奶吗?奶奶站在队列后面,正用焦急的目光往一辆辆的车里看。风吹动着她的灰发像一簇枯草。昨天晚上,我说服奶奶今天不要来送我,可她老人家还是来了。她终于看到了我,朝我挥挥手,我也朝奶奶挥挥手,只要她再呼唤一声“北方!”我的泪水就会涌出来。可奶奶没有叫。这么多年来,她习惯了屏息静气地生活。自从知道我要插队去,奶奶就默默地为我准备行装。家里有两个磕得坑坑洼洼的旧脸盆,是我和奶奶共同用的。我想带走一个,再让奶奶买一个新的。没想到,奶奶买回两个新脸盆,而且一定要我都带走。奶奶不容置否地说:“女孩子一定要注意卫生,洗屁股和脸可以用一个盆,但洗脚千万要分开!”

我把头调向另一边,看到了凌玲。她是跟着班里来执行这次“政治任务”的。她仍鹤立鸡群一样站在一群鼻头发红、吸溜着清鼻涕、叽叽喳喳的女生中间,脸上仍像是在冷笑。一个同发现了我,扯了一把凌玲的衣角。凌玲鄙弃地甩开她的手,看也不往我这里看一眼。昨天凌玲在校截住我,给我一个提包,说是母亲让她转交的。提包里面有二十块钱和几件凌玲穿过的衣服。我把钱留给了奶奶,衣服嘱奶奶送人。我就是披麻袋,也不会穿凌玲的剩衣服。

在欢送的人群中,我还看到了肖老师。他已经接了一个新班。他站在班的末尾,默默地注视着我,向我微笑。在校的最后一天,同们争着向他道别,争着往他手里递日记本,让他在日记本上留言。我等到最后才走上前,说:“您也给我写一句话吧!”肖老师接过我的新日记本,翻了翻,“写什么呢?”我说:“写什么都行。”他想了想,就在日记本的屝页上写下一句:让青春的翅膀在广阔天地里自由翱翔!然后很帅气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把日记本还给我,又问我:“许多同都送老师照片,你怎么不送?”我不好意思地说:“我没有好的照片。”他沉默了一下,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翻开后从其中拿出一张照片,“我也没有好照片,不过,还是送你吧!”我接过照片,看都没看就夹到日记本里。我觉得周围已经有眼睛在看。没人的时候,我才翻开日记本。照片上的背景是颐和园万寿山。肖老师的胳膊上搭着一件衣服,身子有点歪,像是懒散地靠在栏杆上。我发现肖老师的嘴唇上有一个隐隐的胡须轮廓。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